首页>检索页>当前

德国:推动媒介素养融入终身教育

发布时间:2021-04-29 作者:张毅博 刘晓炫 来源:中国教育报

    在信息技术革命推动下,信息化浪潮凭借计算机、网络通信等技术席卷全球,与信息通信系统紧密联结的媒介系统随之深刻嵌入全球经济社会的发展轨道。在这样的背景下,“媒介素养”逐渐成为公民生活必不可少的基本能力之一,其重要性被不断强化,相关议题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受到了各国政府的普遍关注。而在世界各国中,德国在媒介素养教育领域是公认的积极探索者之一,其联邦和各州政府、教育部门、媒介机构等相关主体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政府部门的主导下共同致力于构建完善的、贯穿终身的媒介素养教育体系,进而提升国家整体竞争力。

加强顶层设计,构筑媒介素养教育体系

早在20世纪70年代,培养公民媒介素养的相关措施便在德国被纳入了义务教育基本体系,其教育形式不受经验现实和个体本身的局限,更多地纳入了“媒介”这一元素。在当时中小学的艺术社会课和德语课上,教师便开始鼓励青少年使用不同媒介并认识其特性;而在学生们学习艺术或接触视觉传播的过程中,媒介批判也被引入作为课程的重要部分。教育体系对媒介素养教育的重视一直延续到了数十年后。如2012年,德国文化部长联席会议进一步确立了学校媒介素养教育的五大整体目标,随后制定了相关课程设置的各项标准。2017年,联邦政府相关部门致力于实施“数字教育计划”,以期为德国的数字教育提供全面的行动框架,推动基础教育、职业培训以及高等教育相关主体的数字化转型。此外,政府还推出了“数字媒介在职业教育培训中的应用”项目,在职业教育与培训中推广数字媒介的使用。

近两年来,德国政府又相继推进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如2019年推出“数字化转型4.0计划”,以进一步发展媒介教育和媒介技术职业技能,使德国传统的双元制教育系统在方法论和实际内容上都与最先进技术接轨;而通过2019年施行的“学校数字公约计划”,联邦和各州政府协力提高校园中的现代化数字技术,促进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德国政府也认识到,媒介素养教育的对象并不只局限于学生,更应包括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公民。《2020年德国研究与创新报告》指出,联邦政府同样致力于提高公民就业竞争力,依据《联邦政府职业培训4.0》纲领提出数字培训战略,以整合过去和新近提出的推动职业教育与培训的措施,为职场人员提供更多的数字化培训。而作为移民和难民的主要接收国之一,德国也制定政策向外来人口提供一定的媒介素养技能培训,以帮助他们更顺利迅速地融入当地生活,成为德国建设的新兴力量,如通过“难民职业定位项目”为年轻的移民和难民提供媒介素养相关培训,以帮助他们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

强化示范效应,促进媒介素养教育宣传

德国政府对媒介素养教育的基本内涵做过较为具体的界定,以加深相关部门人员和社会公众的了解。其发布的相关公文明确指出,数字教育包括有意识的数字技术使用、技术性技能、媒介素养、利用数字媒介和工具的能力等。同时政府也计划发起一系列倡议以拓宽大众对数字教育的理解,进而促进数字教育的全方位发展。

德国政府也发布了一系列公告,彰显对相关议题的重视,客观上促进了公众对这一概念内涵与意义的理解和认知。2018年9月,联邦政府发布了《高科技战略2025规划》,承诺将致力于将媒介素养教育纳入所有教育领域,以助力创新与研究发展。2020年6月,德国在成为欧盟轮值主席国前夕发布《教育、研究及创新领域规划》,其中再次指出许多领域呈现出明显的数字化趋势,强调数字教育能够提供更多受教育机会、增加社会公平正义、促进社会稳定、夯实民主统治基础、保证德国乃至全欧洲未来的竞争力,并承诺德国将在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提高数字教育在各层次教育中的地位。

此外,联邦政府还委托职业教育与培训研究所在多个城市开展“日常培训中的数字媒介”路演,为参与者提供体验、尝试职业教育培训中的新型数字媒介的机会。比如,技能研习班为参与者提供专业技能提升的数字在线平台服务,而社交虚拟学习项目则使参与者能够通过头戴虚拟现实(VR)装置聚集在一个虚拟空间中学习,并动手实践培训内容。这些活动使公众能通过亲身体验,更直观地感受媒介技术的作用与意义。除政府部门外,媒介行业自身也积极参与媒介素养教育宣传,围绕媒介发展、媒介政策、媒介产品制作及传播方式等设计节目,对受众进行媒介启蒙。西德电视台曾设计了一档电视讨论节目《玻璃房》,公开节目制作过程、探讨新闻传播方式、分析观众收视习惯、解释节目相关政策,旨在“使电视媒体制作机构对受众透明”。而20世纪80年代的德国媒体则鼓励受众主动参与媒体制作过程,如德国电视一台的《MAZ ab》节目积极回应观众对当时电视节目的疑问,使观众了解电视娱乐的基本要素结构及电视内部的传播方式,也在无形中强化了观众接受媒介素养教育的意识。

    完善配套措施与培训,助力媒介素养教育持续发展

在进行总体规划与组织宣传推广之外,德国也注重在设备和人员两方面为顺利开展媒介素养教育提供保障,促进体系中的基础设施建设与教学团队培养。

2017年,德国政府为促进教育数字化,在“数字化议程”指导下设计预算,为下属教育研究部提供了一系列财政支持,如拨款超过1400万欧元以扩大数字化学习机会、资助基于数字媒介的新型教学战略等。到了2018年,在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的支持下,哈索普拉特纳研究院与由德国近300所优质学校组成的数学—自然科学精英中心(MINT—EC)合作搭建学校云服务器,为师生使用现代数字化技术进行教学提供技术基础,致力于使数字教学更简洁、直观。而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联邦政府又相应推出“中小学数字教育协定”,为各联邦州提供1亿欧元,以确保建设数字基础设施、增加数字教学部门两大任务的迅速完成,后续又分别追加5亿欧元为师生提供数字设备以及对信息技术管理人员进行培训或资助等。

除了在教育领域投资建设外,德国政府也多次拨款推进工作场所的数字化,提供资金购置数字化设备、资助相关试验性项目,协助评估、发展、提高、测试员工的媒介素养相关能力,以适应数字化给工作环境带来的变化。2019年,联邦政府进一步扩大“跨公司职业培训中心数字化”项目的覆盖范围,为中小企业培训高级职工的现代化数字技能提供特殊支持,同时提供资金保证培训研讨会和跨公司职业培训中心的数字化设备供应,并支持跨公司职业培训中心的相关项目,帮助其招募具有资质的培训人员,同时将新技术融入培训,进而培养新型媒介理念。除基础设施建设外,德国政府也注重培养合格的媒介素养教育提供者,提升教员自身媒介素养。如联邦和各州政府共同施行“提高教师素质培训质量国家项目”,出资优化对大学教师媒介素养的培训;德国科学联席会则进一步开展了“教师教育数字化”等活动,为提高教师媒介技能的项目提供支持。

总体而言,德国政府、教育部门、媒介机构等相关主体在协作中各有侧重。其中,政府作为主导,主要负责制定总体方案、营造社会风气、提供资金支持。德国政府着重提升的公民媒介素养能力更集中在初级的了解基础媒介知识、学习各种媒介的使用、了解如何利用媒介自我提升等方面。《2020年德国研究与创新报告》指出,联邦政府过去数年在数字化领域投入越来越多,力求提升公民数字素养并改造教育体系,使这一体系与数字化生存、工作、交易以及数字化知识社会更契合,并承诺将提供开放的标准以及平等、不带有歧视的信息与解决方案。而教育部门作为媒介素养教育的直接执行者,主要负责在政府政策规划的指导下分层级、分阶段对不同人群传授相关知识与技能,行动更为具体、细化,具有更强的针对性。媒介机构则更关注媒介启蒙和媒介批判能力,以培养更有利于媒介机构自身发展的受众。

(作者单位分别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交流处、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本文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双一流”建设与高等教育国际化专项课题“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服务一带一路教育行动案例研究”[2019SYLZG02]成果)

《中国教育报》2021年04月29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ixie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